西非三國(貝南、多哥、迦納)自助旅行經驗與攻略分享

西非可以說是全世界旅遊難度最高、也最少遊客踏足的地區。這裡沒有什麼「一輩子一定要去一次」的景點、旅遊資訊非常稀少,再加上基礎設施的缺乏以及與其他地區的文化差異⋯⋯種種因素都使得西非旅行充滿挑戰;然而,這裡有著別的地方看不到的文化景觀、往昔非洲帝國的遺跡,以及見證奴隸貿易歷史的場景,再加上還未被觀光業污染的太嚴重,這使得西非具有一種讓人覺得「因為神秘、因此更應該前往」的獨特魅力。

抱持著探索未知世界的好奇心、想要挑戰自我的毅力,再加上今年正好是跨大西洋奴隸貿易(Trans-Atlantic Slave Trade)進入北美400週年,我在2019年11月23日到12月1日之間,以一位背包客的身份,獨自在西非的其中三個國家貝南、多哥、迦納旅行了一個多禮拜。我想透過這篇文章分享我的經驗,提供給打算來這裡自助旅行的背包客們參考。

目錄

迦納Cape Coast附近的海岸

(一)前言與簡介

西非,究竟是怎樣的一塊土地?

西非指的是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尼日河以西一路到大西洋部分,文化上融合了薩赫爾(Sahel,撒哈拉沙漠南緣過渡帶)的伊斯蘭信仰,以及涵蓋非洲多數地區的尼日——剛果語族(Niger–Congo language family)傳統,再加上近代歐洲殖民者的影響,以及19世紀後從美洲回歸者帶來的拉丁美洲文化,是許多地理現象的過渡帶,也是一塊語言、文化、信仰都非常多元的地區。

在這片廣大的土地中,我選擇了貝南、多哥與迦納這三個國家作為這次旅行的目的地,主要是因為目前這幾個國家相對比較安全(參考美國國務院旅遊警示)。迦納一向被稱為「入門級的西非」,貝南則被許多旅遊書籍推薦為西非最大遺珠(hidden gem),再加上中間的多哥,三個國家加起來正好適合我一個多禮拜的行程。

從衛星空照圖上可以很明顯地看出西非南北兩端植被明顯的不同,以及其中漸變的層次,反映出氣候以及文化等地理現象的過渡

決定前往西非旅行之前,你應該要先考慮的幾件事情⋯⋯

  1. 個人的健康狀況與醫療保險:西非幾乎所有國家都要求入境前必須接種黃熱病(Yellow Fever)疫苗,而一般旅遊門診還會追加其它疫苗如A型肝炎(Hepatitis A)等,並且建議服用抗瘧疾藥物,林林總總加起來可能會是筆可觀的支出,醫療保險是否有給付?而且當地的平均生活條件也和已發展國家有明顯差距,身體是否能負荷?這是每位旅行者都應該要先考慮的。
  2. 支出與預算:西非看似物價不高,旅行費用卻可能很可觀,原因包括(1)許多景點會向外國人收取較貴的門票,而且強制一定要雇用嚮導,對於散客(尤其是獨旅者)來說會增加不少支出;(2)雖然說從旅館、餐廳到交通工具都有廉價的選項,這些便宜的選擇卻未必是外來的旅行者能夠接受的水平(舉例來說,這裡的便宜街邊小吃可能不太適合外國旅行者輕易嘗試),因此最後很可能得花上和在歐洲自助旅行相近的預算,才能在旅途中擁有最基本的舒適度。
  3. 投資報酬率(性價比)不高:在大太陽下搭上一整天沒有空調的老舊車輛、和五六個人擠在一輛小轎車裡,只為了去一個其實不太起眼的景點參觀半個小時,這是西非旅行的常態。因此如果你希望的是在短短的假期中造訪許多壯觀景點、拍一堆能放在IG上曬的網紅照片,那我只能說你真的可以不用考慮西非了(笑)。

即便如此,西非還是有幾個值得造訪的理由⋯⋯

  1. 獨特的聚落與建築景觀:受自然環境與族群傳統影響,這裡有不少獨特的建築形式,像是南邊沿海地區的水上村落、北邊乾燥地帶的泥造建築。

  2. 往昔帝國的風華:在19世紀末成為歐洲國家殖民地之前,西非曾經有著好幾個強盛的帝國,包括位在今日貝南的達荷美(Dahomey)以及迦納的阿散蒂(Ashanti)等,旅行者可以透過留存至今的文物與宮殿認識這些課本上不會提到的帝國輝煌歷史,並且認識這裡的原生文化,像是至今仍然頗有影響力的巫毒教(Vodun,或譯伏都教)。

  3. 殖民者留下的奴隸貿易據點:要了解當時奴隸們的處境,沒有比親自到西非旅遊更好的方式了。無論是在貝南的Ouidah或是迦納的Cape Coast,都還保留著歐洲強權留下的城堡,你可以和導覽員一起走入既黑暗又潮濕的地窖中,感受他們當年連動物都不如的待遇。

  4. 近距離觀察非洲的真正樣貌:今日西非雖然相對貧窮,卻早已不是20幾年前公益廣告裡孩童瘦到見骨的那種面貌,許多國家從獨立早期的混亂中慢慢甦醒,同時卻又持續和高失業率、低經濟發展程度纏鬥著;中國雖然在此大手筆投資,換得的卻是族群之間更強烈的張力。這都是親自拜訪之後才能了解的真實面貌。

貝南的水上聚落Ganvie,至今仍然完整的延續著與水共生的生活方式

位在貝南與多哥北部的Tata Somba民居,是屬於Tammari/Somba族人的獨特建築形式(可惜這次無緣造訪)。圖片來源

Cape Coast Castle,英國人所建的堡壘,當年準備被送往每週的奴隸暫時被囚禁處

Mole National Park的吉普車莽原遊程

當然,靠海的西非還是有不少悠閒的海灘景點

真實西非的樣貌,真的要親自來過才能體會

(二)出發前準備

簽證

三國的簽證都還算容易辦理:

免疫

免疫準備非常重要,特別是必須接種黃熱病(Yellow Fever)疫苗並且攜帶接種紀錄正本。接種紀錄一般在申請簽證的時候不會要求,但是理論上入境時會檢查(雖然我自己入境三個國家時都沒有被要求出示接種紀錄)。旅遊門診可能還會建議其他疫苗或藥物,而在某些地方這些疫苗或藥物可能不是隨時都有存貨,因此建議最晚出發一個月前掛號旅遊門診,確保有足夠的時間取得藥物並注射。(在某些國家如美國,自費接種的費用可能非常高昂,甚至超過整趟旅行的花費,因此強烈建議先儘早確定自己的醫療保險是否有給付。)

機票

一般來說,從與西非關係密切的國家飛往西非城市比較容易,票價也比較親民,其中一個不錯的策略是先飛到前殖民國家的大城市(例如倫敦、巴黎等),然後再從這些城市飛往西非大城。以我自己的買票經驗來說,原本從美國波士頓來回至少要1,200USD,拆成兩張分開的來回機票(波士頓——倫敦,倫敦——西非)之後省了超過300USD。

貝南的對外門戶科托努機場

貨幣

除了較高端的旅館之外,信用卡基本上毫無用武之地,因此必須準備足夠的現金。貝南與多哥使用西非法郎(West African CFA franc, XOF/CFA),該貨幣在布吉納法索、尼日、馬利、塞內加爾、象牙海岸、幾內亞比索等其他6國也通用。迦納使用迦納賽地(Ghanaian cedi, GHC)。2019年11月底的匯率約為1USD=580XOF/CFA,1USD=5.6GHC。

換錢最好的方式是帶美元或歐元到當地機場或銀行兌換,或者直接帶提款卡於當地ATM領錢。機場雖然匯率可能較差,但並非每間銀行都提供換匯,而且受限於營業時間(週末幾乎都不營業),因此可以考慮到達時直接在機場換。

由於換錢不易,主要城市與邊界亦有黑市,但建議儘可能不要在黑市換錢;若真的萬不得已,也儘量只換小額——黑市非常擅長欺騙外地人(例如,故意給面額較小的鈔票讓人很難清點),大額交易有可能損失甚鉅。個人認為最安全保險的方法仍然是申請一張免跨國手續費的金融卡,直接在ATM領錢。

手機與網路

機場及邊界都有販售手機網卡,但我沒有使用因此不清楚價格。全球通用的Google Fi在三國都可使用,但大多數區域網速很慢,且可能連3G都沒有,基本上算是「堪用」等級。

電源

貝南與多哥為220V/50Hz、C/E型插座,和歐陸國家相同;迦納為230V50Hz、D/G型插座,和英國相同。手機、電腦與相機充電使用萬用轉接頭便可搞定。

住宿

主要城市的住宿可在訂房網站如booking.com、expedia等輕易預訂,airbnb上也可以找到不少,基本上和其他國家無異,旺季(7月、8月及12月)可以考慮先訂,淡季其實到了當地在尋找亦可。(我是在11月底的淡季前往,其中三個晚上預訂的是青年旅館的宿舍型客房,但最後都只有我一個人入住。)

如同前面所提,住宿品質好壞差距很大,建議仔細參考網路上的評價,寧可多付一點錢取得足夠的舒適度,也不要刻意挑選價格最低的選項。此外,大城市裡計程車通常相當方便,價格也不貴,因此不需要刻意挑選與車站或機場較近的住宿點。

以下列出幾個這次住過且值得推薦的住宿點:

  • 貝南·科托努·Guesthouse Cocotiers:距離機場走路只要10分鐘,宿舍床位一晚5,500CFA,環境還算清潔,是物美價廉加上交通方便的選擇。

  • 貝南·Ouidah·Bénin Diaspora Hôtel:位在無歸之門(Gate of No Return)的海灘旁邊,最便宜的無空調雙人房附簡單早餐一晚12,000CFA,園區內有餐廳與游泳池,可以算是個走平價路線的海濱度假村。

  • 迦納·Mole National Park·Mole Motel:居高臨下可以遠眺莽原的平價住宿點,宿舍床位附早餐一晚100GHC,設有餐廳與游泳池,工作人員都相當友善,硬體上來說已經有點年紀,但仍然非常乾淨舒服。

可以一邊居高臨下望著莽原與野生動物、一邊泡在游泳池裡消暑的平價選擇Mole Motel。

城市間交通

  • 三個國家裡,唯一有國內航線的是迦納,從首都阿克拉飛往庫馬西、Tamale、Sekondi Takoradi與Sunyani等大城市。雖然價格相對較高,卻能免去舟車勞頓,前往較遠的Tamale可以考慮運用(飛機:1小時、250GHC;巴士:13小時,110GHC)。

  • 城市間交通最安全且可靠的方式是大巴,其中迦納最主要的兩家客運公司為STC和VIP,車況不錯且有空調。比較大的缺點是除了阿克拉到Kumasi這條超熱門路線之外,其他的路線可能一天只有1到2班,使旅行時間的安排大為受限。不過,若是要從阿克拉直接搭過夜巴士前往Tamale,每天下午3:00發車的STC巴士是非常好的選擇,詳見下文中Mole National Park的部分。部分STC班次接受官網網路訂票,不過信用卡必須通過迦納本地的手機門號認證,因此外國人還是不易預定。

  • 除此之外最方便的則是城市之間的私人運輸,從大巴士、小巴士、廂型車到一班轎車都有,在迦納叫做tro-tro,在其他國家則叫做bush taxi,通常會在集中城市裡的某個特定地點(例如市場或主要交叉路口)發車,坐滿即開;價格一般來說有市場行情,因此殺價空間不大,只要確定自己沒有因為是外國人而被超收費用就好。以下是我搭乘幾段路程的價格:科托努→Ouidah,共乘計程車1,500CFA;Ouidah→Hilla-condji(貝南多哥邊界),共乘計程車2,000CFA;Aflao(多哥迦納邊界)→阿克拉,共乘計程車50GHC;Tamale→Wa,廂型車35GHC;Sawla→Kumasi,廂型車55GHC;Kumasi→Cape Coast,空調大巴45GHC;Cape Coast→阿克拉,空調廂型車25GHC。

STC與VIP這兩家公司的大巴是迦納最安全可靠的交通方式,可惜班次並不多

更常用的方式是和當地人共乘計程車或小巴

城市內交通

  • 貝南與多哥都是以moto-taxi或計程車為主,moto-taxi短程起跳價200CFA,隨距離增加。務必在上車前先將價錢談妥。迦納moto-taxi比較少見,以計程車為主,其中阿克拉與Kumasi兩個城市有Uber,價格比一般計程車還低,也比較可靠,強烈推薦使用!

在貝南與多哥,moto-taxi是比計程車更常見的交通工具,圖中穿著黃色衣服者都是科托努的合法moto-taxi司機

預算

每日花費(平均50-60USD):

  • 住宿:青年旅館宿舍床位每晚12-20USD
  • 飲食:平價選項每日平均5-10USD
  • 城市間交通:共乘運輸工具平均每100km約5USD (本次八天行程總共移動了近2,000km)
  • 城市內交通:視距離而定,本趟每日平均5USD
  • 景點費用(門票、導覽):視地點而定,本趟每日平均20USD

一次性花費(1,020USD):

  • 機票:美國東岸經倫敦至西非來回850USD
  • 簽證:貝南50USD、多哥20USD、迦納100USD

以最低預算、單人背包自助的方式旅行,總計整趟8天花費約為1,500USD,和其他國家相比真的不算便宜啊!

旅遊書籍與文章推薦

西非可能是我去過的許多國家中,第一個讓我覺得寂寞星球(Lonely Planet)不太可靠的地方(笑)。寂寞星球的西非篇涵蓋了這三個國家,篇幅不算多,但仍然可以作為行程規劃的參考。比起寂寞星球更值得推薦的是Bradt Travel Guide的迦納篇貝南篇,裡面的資訊相對來說詳細很多,前者在迦納境內背包客幾乎是人手一本。

英文網路文章,除了常用的wikitravel之外,Travel Independent整理了我認為最淺顯易懂的資訊,可以幫助旅行者規劃行程之前有個基本概念。此外還有其他幾個資訊比較豐富的英文部落格:Beyond Babeesh(貝南)、For 91 Days(迦納)。

中文的遊記非常稀少,但在此推薦一位部落客日劇旅行王西非系列文章,可以從其中對於西非的地理以及旅行經驗有基本了解。

(三)遊記與景點資訊

行程與地圖

我這次旅行總長8天8夜,移動距離接近2,000公里,算是相當緊湊的行程。行程概要如下(可點選連結跳往景點簡介):

11/23 (六)

11/24 (日)

11/25 (一)

11/26 (二)

11/27 (三)

11/28 (四)

11/29 (五)

11/30 (六)

12/1 (日)

  • Accra, Ghana

點此連結前往GoogleMaps

Cotonou科托努:貝南門戶城市

科托努並非貝南的首都(該國首都為附近的Porto-Novo),但由於唯一的國際機場就坐落於此,這裡因而成為貝南的門戶。從這裡搭車前往國內各地、往奈及利亞或多哥方向移動都算是相當方便。

  • 科托努機場就位在市區裡面,有些比較近的旅館從機場走路就可以直接到達。市區內主要交通工具為摩托計程車,找穿著印有背號黃色襯衫的司機搭車即可。
  • 市區值得一看的地方包括科托努聖母院(Cathédrale Notre-Dame-de-Miséricorde de Cotonou)以及Dantokpa Market,此外北側湖中的水上聚落Ganvie算是觀光客必訪景點,下面再詳細介紹。
  • 市區往西邊多哥、Ouidah方向的bush taxi,根據我拜訪時的經驗,最好在Marche Saint-Michel斜對面搭,比較容易湊到一輛車。詳細地點如下圖:

從科托努往西的bush taxi搭車地點,鄰近Marche Saint-Michel

科托努聖母院內部一景,正前方牆壁的用色意外的非常極簡、後現代,但外牆則是相當的繽紛

Dantokpa Market內景象

Ganvie:與水共生的湖中聚落

Ganvie是位於貝南最大城科托努(Cotonou)近郊的一座水上村莊,由一群不願被達荷美王國(Dahomey Kingdom)奴役的居民在18世紀建造,至今仍然住了多達20,000人,家家戶戶都住在水上並且靠船隻進出。雖然許多旅遊指南或網路文章都稱之為「西非的威尼斯」,我卻建議大家不要用威尼斯的眼光來看這裡,因為它不僅僅是個建造在水上的聚落,這裡人們的生活和整個生態系融為一體,這是威尼斯見不到的。

乘坐遊船參觀Ganvie這個村落

Ganvie村內的水上市集,無論小販或是客人都是划船前來

所有的交通與生活都發生在水上,因此家家戶戶都有船隻,而且每個人都得會划船

村內典型民居

每年9月到11月間為淡水季,布袋蓮會大量生長,漁民也趁這時候在湖裡布網捕魚;之後海水會取代淡水,讓布袋蓮大量死亡,成為養份提供給下一個生長季,如此循環不止。

如何抵達Ganvie

前往Ganvie最常用的方式,是從科托努附近的Abomey-Calavi這個小鎮碼頭搭船。多數旅遊書的建議從科托努市區的Place de I’Etoile Rouge搭bush taxi,而我則是按照旅館主人的建議,直接從旅館附近招一輛moto-taxi前往(1,000-1,500CFA),省去轉車的麻煩。上車時可以跟司機說想要到Calavi-Kpota,或者直接講Ganvie亦可。無論選擇何者,從科托努到Calavi大約要30分鐘。

從Calavi主要路口往東約700公尺就是碼頭。遊客依規定不能搭乘當地居民使用的交通船,必須要雇用嚮導以及船隻前往,兩人成行的標準報價為21,000CFA(每人搭乘電動船費用5,500CFA,加上嚮導費用10,000CFA,一人費用與兩人相同,四人以上則是每人船費4,500CFA)。我是在淡季週日一大早前往,沒有其他遊客而且現場也沒人在招攬生意,等了約10分鐘後才來了一位嚮導,殺價到15,000CFA之後出發。

從Calavi碼頭到Ganvie單程約30-40分鐘,而標準行程會在Ganvie村內停留約30分鐘(包含上岸逛紀念品店),整趟行程從上船到下船約是90到120分鐘,因此從 科托努市區出發來回全程可以在半天內搞定。

Ganvie在地圖上的確切地理位置。

Calavi-Kpota交叉路口,叫車時可以跟司機說想前往此地。

從交叉路口走到碼頭的路線

前往Ganvie碼頭的入口處

Ouidah:販奴歷史與巫毒文化

Ouidah在貝南算是觀光客必定會停留的城市,以販奴歷史及巫毒文化聞名。市區內及附近有好幾個值得一看的點:

  1. The Museum of the Zinsou Foundation (Le Musée de la Fondation Zinsou):Zinsou Foundation是個致力於推廣貝南本地藝術的基金會,位在Ouidah市區內的這座博物館雖然收藏品不多,卻富有在地特色,而且博物館環境非常乾淨舒服,還免門票(這在西非可是相當罕見的!),非常值得一遊。唯一可惜的時我拜訪時正好沒有懂英文的導覽人員,只好全程自己參觀。
  2. Ouidah Museum of History (Musée d’Histoire de Ouidah):過去販奴時代葡萄牙人建造的堡壘,主要看點是相關文物的展示,對建築本身的介紹比較少。工作人員會給遊客長約15分鐘的導覽,費用自由捐獻,我個人也非常推薦。
  3. Python Temple:奉養巫毒教41種聖物之首——蟒蛇的神廟,參觀費用每人1,000CFA,若要拍照則為2,000。裡面其實規模不大,導覽人員對巫毒文化的說明也不多,主要重點好像就只是讓遊客被蟒蛇纏著拍照而已。個人覺得算是有點過譽。
  4. Route of the Slaves (Route des Esclaves):由幾個與販奴歷史相關的據點串成的路線,包括奴隸市場、遺忘之樹(Tree of Forgetfulness)、回歸之樹(Tree of Return)、無歸之門(Gate of No Return)組成,有興趣可以請當地嚮導帶路。

以上景點除了無歸之門位在市區南邊4公里處的海灘旁,必須另外找moto-taxi前往(500CFA,看個人殺價功力)之外,都在步行可以到達的範圍之內。

Zinsou Foundation,Ouidah市區裡首屈一指的藝術博物館,相當值得一看!

Ouidah Museum of History,原為葡萄牙人建立的堡壘,做為奴隸交易的據點使用,現提供文物展示以及導覽,個人覺得推薦!

Python Temple個人覺得是個過譽的景點。圖為出口處的紀念品販賣區。

無歸之門(Gate of No Return),當年奴隸離開家鄉被送往美洲的地方。

無歸之門附近的千禧年之門Mémorial du grand jubilé de l’an 2000

無歸之門附近鄉間早晨風景

無歸之門附近鄉間早晨風景

如何抵達Ouidah

Ouidah位在貝南的沿海公路大動脈上,因此交通並不困難。由於巴士的班車不多,最方便的方法是從東邊的科托努找往西的bush taxi(1,500CFA,45-60分鐘),或是從西邊的邊界城市Hilla-condji找往東的車(2,000CFA,60-90分鐘)前往。要注意的是車子並不會進入市區,而是在外環道上的主要交叉路口停車(這點和許多其他西非城市類似),不過不用擔心被丟包在路邊——基本上你還沒下車,等著要賺你錢的moto-taxi司機們就已經圍上來了。同樣的,要離開Ouidah時,可以直接從市區找moto-taxi,說要前往Hotel Gbena即可。

Ouidah外環道上的候車地點,叫計程車時可以用Hotel Gbena為地標告訴司機

從候車點到海邊的無歸之門路線,距離超過6公里

貝南與多哥邊境Hilla-condji

出入境程序並不難,抵達Hilla-condji後跟著人潮往前走,走出貝南之前先到左手邊的灰色小屋蓋出境章,然後走過兩國之間的邊境區,接著進入多哥之後右邊會有一間外國人辦理落地簽的小木屋,移民官員會以全手動的方式幫你辦落地簽(10,000CFA),然後前往另一間小屋進行入境登記就完成。要注意的是邊界附近的銀行並不提供換錢服務,如果一定要換錢只能找黑市,儘可能只換小額。

貝南境內路上風景

進入邊境區之前的在貝南側的景色,外國人必須在左側的灰色小屋處蓋出境章

多哥的國門,辦理落地簽證以及入境的地點位在門右側的白色小屋旁

從貝南側的計程車停車場(右)到多哥側的停車場(左)之路線

Togoville & Lake Togo:殖民歷史與特色教堂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多哥是德國的殖民地,當時殖民的行政中心就位於多哥湖邊的Togoville這個聚落;到了今天,Togoville已經成為一個連主要道路都不會經過的小村,但由於這段歷史淵源,加上當地曾有聖母馬利亞顯靈的記事,仍有一些旅行者會選擇特別前往。這個地方雖然看起來平凡,教堂內富有西非色彩的聖像畫,以及搭船過湖的有趣經驗,仍是值得造訪的理由(不過以可看度來說,個人覺得Ganvie還是相對比較有特色)。

前往Togoville必須坐船,從湖上遠遠就可以望見教堂與十字架。

教堂前廣場的壁畫,紀念聖母在此顯靈的事蹟。

教堂內景象,可以見到畫風和西方截然不同的聖像畫。

教堂內景象,可以見到畫風和西方截然不同的聖像畫。

Togoville村內一隅

如何抵達Togoville

Togoville位在多哥湖的北岸,但主要的沿海公路卻是走湖的南岸,因此必須要從公路上的Agbodrafo這個聚落出發,搭船過湖才能抵達。無論從貝南邊界上的Hilla-condji或者是多哥首都Lemo出發,都可以輕易找到bush taxi抵達(從兩個地方前往皆為1,000CFA,45分鐘)。只要報上Agbodrafo或是Togoville的地名,司機便知道如何處置。

抵達之後同樣不用擔心,一下車馬上就會有當地人圍過來表示可以帶你去Togoville。我拜訪時首先聽到的報價為船隻來回6,000CFA,殺價到4,000CFA成交,此外從下車的路口搭moto-taxi到碼頭單程200CFA。我搭乘的船隻沒有動力,是當地青少年用一根長竹竿一路「撐」到對岸的;沿途可以觀察漁民在湖上的活動,並且遠眺Togoville的地標教堂。

下船之後村內的年輕人馬上就會過來,表示村內協會規定每人參觀費用含導覽為6,000CFA,不含導覽則為2,000CFA,現場看起來應該是公定價。如果自己逛的話主要看點就是教堂和另一端的紀念碑,不確定若有嚮導陪同是否會看到更多其他景點。

從Agbodrafo的下車地點到Togoville的登船地點路線。不用擔心不會走,只要一下車當地人馬上就會過來說要帶你去Togoville。

Lome:多哥首都與海岸城市

Lome雖然是多哥的首都,地點卻直接貼著迦納的邊界。雖然市區臨海、也有著風景不錯的海灘,但靠海地區環境與治安並不算太好,若要欣賞風景建議淺嘗即可,並請留心提防當地人詐騙,畢竟靠近邊界的地區往往還是稍微混亂一點。通過邊界時謹記自己走自己的路,不要受當地人的影響。

市區值得一看的地方是市中心的大市集(Marche Grand)以及聖心堂(Cathédrale du Sacré-Cœur de Lomé),也有旅遊指南推薦市區東北方的巫毒教市場Akodessawa Fetish Market。

Lome市區旁的海灘,實際上環境和治安都沒有照片上看起來那麼好就是了。

當地人在臨海道路旁收網

聖心堂與前方的大市集

多哥與迦納邊界

從多哥入境迦納一樣非常簡單,進入邊境區之後,先到右側小屋(下圖中右邊數來第一間綠色屋頂)辦理多哥出境,然後往前到迦納側填寫入境表並且蓋入境章(下圖中右邊數來第二間、紅色屋頂),之後就直接進入迦納,感覺比貝南到多哥的邊界還要更加開放。

從多哥入境迦納的步行路線,起點為邊境區的大門,終點為迦納側的計程車與巴士停車場

進入迦納之後的道路風景

Mole National Park & Larabanga Mosque:小資背包客的莽原之旅,以及西非最古老的清真寺

提到非洲旅遊,多數人馬上想到的通常是東非的莽原獵遊(safari tour);西非雖然沒有同等規模的莽原,位在迦納北部的Mole National Park卻提供了類似的經驗。英國殖民時代將這裡設置為狩獵遊憩區,禁止人為開發,後來轉型為國家公園,也成為西非現今極少數可以看到大型野生動物的地方。國家公園內除了較高端的Zaina Lodge之外,Mole Motel提供了自助旅行者相當經濟實惠的選擇,只要100GHC就可以在公園內過夜,並且享受居高臨下、可以眺望莽原的游泳池。

公園外的Larabanga Mosque則是西非最重要的伊斯蘭聖地。相傳建造於1421年的清真寺,至今仍然維持著以泥土與木桿建造的蘇丹——撒赫爾形式(Sudano-Sahelian),是目前少數外來遊客可以輕易拜訪的同類型建築。(在附近國家如尼日、布吉納法索與馬利境內還有更多而且更加壯觀的同類型建築,但這幾個國家目前局勢非常不穩定,並不適合遊客前往。)

Larabanga Mosque,伊斯蘭教在西非最重要的聖地。

Larabanga Mosque的西側(女性)入口

Mole附近的Mognori生態村,在此可以進入泥造的房屋內參觀。

Mole提供價格相對親民的吉普車莽原遊程

在Mole期間看到的野生動物

在Mole期間看到的野生動物

Mole Motel居高臨下,可以眺望莽原全景,早晨及黃昏在這裡就可以直接看到動物。

Mole Motel的設施,有些年代了但整體而言非常乾淨舒服。

如何抵達Larabanga與Mole National Park

最近的城市為迦納北部大城Tamale,可以從Accra搭乘飛機(250GHC,1小時)、STC或VIP巴士(110GHC,13小時)抵達,Kumasi也有巴士或者tro-tro前往(60GHC,6小時)。我搭乘從Accra出發的STC班車是每天早上7:00與下午3:00發車,路上會有三次長約15分鐘的停車休息,因此不用擔心沒地方上廁所或吃飯。STC在Accra有多個車站,上述班車是從位在環道(Ring Road)上的總站發車。

從阿克拉前往Tamale的STC發車站,是位在環道上的總站

前往Tamale的巴士在途中休息的景象,時間為午夜,路旁仍然熱鬧滾滾

Tamale的tro-tro發車站,正下方的大片白色屋頂即為STC車站所在

從Tamale到Mole National Park的門戶Larabanga,搭乘前往Wa方向的tro-tro大約要2.5小時(35GHC,路上提早下車也是一樣票價),tro-tro發車站就位在STC的隔壁,走幾步路就可以到達。我搭乘的STC巴士大約是凌晨3:30抵達Tamale,這時候前往Wa的trop-tro已經在那裡等著,等到大約早上5:45坐滿人便發車,早上8:00到達Larabanga。

除了從Tamale出發之外,也可以從Kumasi到Tamale路上的Fufulso叉路口叫計程車前往Mole,根據路上其他背包客的回報,價格為100-200GHC,車程約1小時;同樣也可以從另一端的Sawla叫車前往,時間與費用雷同。此外,距離Larabanga約15公里的大城鎮Damongo有比較頻繁的班車前往Tamale,每週還有幾班直達Kumasi的巴士(時間及搭車地點不明),也可作為選項之一。

Larabanga就正好位於前往Mole的岔路口,從那裡搭計程車前往6公里外的Mole Motel報價為25-30GHC,也有看到有背包客選擇用走的,不過大太陽下得要有心理準備。進入公園時要付門票每人40GHC。

從Mole離開,基本上就是以上的交通方式反過來使用,不過我覺得背包客的最佳選項可能是在Motel找同天離開的其他旅人一起包車,Motel的工作人員可以幫忙連繫。比起搭到Larabanga或Damongo轉車,直接包車到位在主要幹道上的Fufulso或Sawla可能更實際一點。我和其他三位來自德國的背包客早上9:00從Mole出發(計程車全車200GHC),在Sawla銜接上11:00前往庫馬西的tro-tro(每人55GHC),最後到達庫馬西的時間為17:30。

從Tamale前往Mole的路線

Mole National Park怎麼玩

Mole Motel本身居高臨下,可以直接眺望莽原,清晨與傍晚有很大機會可以遠遠到到野生動物;中午天氣較熱時則可選擇在此休息或游泳。每天早上7:00與下午3:30有提供莽原遊程,可以選擇徒步或吉普車,此外還有夜遊。個人比較推薦吉普車,涵蓋範圍較廣,能見到動物的機率也較高。詳情可參考Mole National Park之官網。吉普車莽原遊程價格為每車每小時100GHC,外加每個人每小時10GHC導覽費,園方會儘可能幫散客們湊團。

國家公園旁還有個叫做Mognori的生態村,提供社區導覽、泛舟行程等,預算足夠的人可以考慮利用這些活動打發時間。來回交通費每人80GHC、村內入場費15GHC、導覽費10GHC、泛舟遊程每人60GHC。

國家公園內的Zaina Lodge是屬於較高端的度假村,但不住宿者仍然可以前往其餐廳消費。

Larabanga經驗談

Larabanga擁有西非現存最古老的清真寺,加上位在Mole National Park的入口,許多遊客都會在此停留。過去幾年的網路評價可說是惡名昭彰,當地人漫天開價讓遊客們無所適從,甚至被旅遊書評為「西非最糟糕的旅遊經驗」,幸好在我這次拜訪時已經有所改善。目前社區協會有公訂價格,每人參觀費用為10GHC,加上導覽費5GHC,價目表直接公布在清真寺旁邊;我在現場碰到的嚮導也算友善,能夠回答我的大部分問題;當地居民因為接受國際機構的援助,對於外國人態度也相對友善一些。

蘇丹——撒赫爾形式的清真寺目前在迦納僅存6座,全都位在北部。想要深入了解及建築形式以及脈絡,推薦The Hauns in Africa部落格的文章Ancient Mosques of Ghana

前往庫馬西路上所見

前往庫馬西路上所見

Kumasi 庫馬西:前殖民時代迦納輝煌歷史的見證

庫馬西雖然不是迦納首都,其影響力卻絲毫不亞於阿克拉——在迦納成為英國殖民地之前,庫馬西是非洲本地強權阿散蒂帝國(Ashanti Empire)的行政中心,不但經濟非常繁榮,還有著奢華至極的宮殿;今天雖然不再是迦納的行政中心,卻因為這段歷史而成為最有文化底蘊的大城。

這裡的旅遊亮點當然也就是阿散蒂帝國的宮殿與博物館Manhyia Palace Museum了。阿散蒂國王在1896年因為拒交保護費而被英國流放,原本壯觀的宮殿也已經被毀,現在所能看到的是後來1935年王室重建時英國給予的宅邸,從皇居變成了博物館,主要看點是裡面保留的帝國文物,以及許多20世紀上半葉使用至今的骨董級家電如電扇、冰箱等。

此外,位在庫馬西市中心的超大市集Kejetia也值得造訪,適合去體驗一下西非大型市集的宏大規模已經人聲鼎沸的感覺,還可以買到富有當地特色的紡織品。

今日的阿散蒂宮殿並非原本的型態,而是在國王流放回歸之後,由英國人提供的20世紀建築。

庫馬西市中心的超大市集Kejetia

Kejetia一隅

在Asafo車站等車時所見到兜售零嘴與便當的小販,那個便當的高度實在讓人佩服⋯⋯

如何前往Kumasi

阿克拉到庫馬西是條超熱門路線,主要客運業者如STC和VIP都密集發車,坐滿即開,不太需要等待。從其他城市(如Tamale、Cape Coast、Sawla等)前往庫馬西一樣相當方便,雖然班次不像阿克拉路線那麼密集,仍然可以達到至少每小時1班車的密度。從Tamale或Sawla前往庫馬西車程約6小時,車資50-60GHC,從阿克拉或Cape Coast車程約4小時,車資45GHC。

從庫馬西前往Cape Coast的搭車位置,位在Asafo Market旁

Cape Coast:翻開奴隸貿易的黑歷史

Cape Coast最早是由葡萄牙人在1555年建立的貿易據點,後來易手給瑞典、丹麥、荷蘭等國,最後於1664成為英國所有。這個堡壘是英國人的統治中心,也是與當地政權進行奴隸買賣的據點所在,今天則成為西非最重要的奴隸歷史見證。拜訪位在海邊岬角上的Cape Coast Castle,你可以隨著導覽員進入既潮濕又黑暗的地窖中,體會等著被送往美洲的奴隸們,在這裡不見天日的度過3週到3個月的場景;接著走入正上方英國人居住生活的寬敞明亮空間,感受兩者的巨大差異,並且思考同樣身為人類,究竟是什麼因素造成了如此不同的際遇。Cape Coast Castle門票包含導覽每人40GHC,學生30GHC。

由於Cape Coast是早期英國的統治中心(一直到1877年遷往今天的首都阿克拉為止),因此在街上漫步時不難看到既有歐洲風格、又有西非色彩的教堂建築,以及遠方山丘上的其他堡壘;Cape Coast Castle東側則仍然保留著漁業聚落的原貌,木船、漁網以及各色的旗幟羅列於海灘上,是攝影取景的好地方。

距離Cape Coast不遠的地方還有另一個堡壘Elmina Castle,由葡萄牙人建於1482年(也就是在哥倫布到達美洲大陸之前),西非最老的據點與歐洲堡壘,與Cape Coast Castle類似但兩者各有其擁護者(但我本次行程沒有前往Elmina);北邊Kakum National Park的樹冠層步道(Canopy Walk)是另一個熱門目的地,資訊參考下面的介紹。

從Cape Coast海灘望向堡壘

一大早出門散步,見到Castle東側傳統漁村的風景

Castle對面,迦納最早的聖公會(Anglican Church)

不遠處的循理會(Methodist Church),格局和新英格蘭所見到的類似,然而色彩卻更為繽紛。

參觀Cape Coast Castle內部

Cape Coast Castle裡的地窖,等待被運往美洲的奴隸們居住的地方,環境極其惡劣

在Cape Coast Castle附近玩樂的孩童

如何前往Cape Coast

Cape Coast位在迦納的沿海大動脈上,從各大城市包括阿克拉、庫馬西都很容易找到巴士或tro-tro前往。要注意的是這些車通常不會進入市區,而是在外環道上的Total加油站路口載客,因此無論抵達或是離開都可以請計程車到這裡。往庫馬西大巴票價為45GHC,車程4-5小時;往阿克拉tro-tro票價為25GHC,車程約2-4小時(視交通狀況而定,由於道路只有雙線道而且經過所有市中心,週末塞車非常嚴重)。

Cape Coast外環道上的Total加油站,這個路口是大巴和tro-tro的候客地點。

Kakum National Park:樹冠層步道體驗

Kakum National Park如同世界其他地方的國家森林公園,是由早期伐木的林場轉型為保育用途而成。整個公園面積不小,有著步道、樹屋等設施,但是大多數人來此都是為了去走樹冠層步道(Canopy Walk)。長達300公尺、離地10至30公尺的繩索橋,綿延於國家公園中心的原生林區內,給予遊客不同視角感受原生林生態系的豐富多樣。

公園基本入園費為每人2GHC,樹冠層步道每人60GHC,學生為40GHC。前往樹冠層步道入口必須先經過約10分鐘步程的森林步道,稍有緩坡但基本上好走,一般運動鞋即可應付。

Kakum National Park的樹冠層步道

Kakum National Park的樹冠層步道

如何前往Kakum National Park

從Cape Coast市區包計程車,單程車程約1小時,在公園內停留1至2小時,包車價格為150GHC。

Accra阿克拉:迦納首都與西非先進大城

阿克拉是迦納首都,也是旅行者出入的門戶,從英國殖民時期之後逐漸取代阿克拉,成為迦納最重要的城市,也是西非最具影響力的大城之一。城市規模極大,但大眾運輸系統並不是非常完善,市區內平常壅塞非常嚴重。令人慶幸的是這裡有Uber,許多用的是有冷氣的車輛,而且價格比當地計程車更便宜,來此旅行可多加利用。

阿克拉算是比較新的城市,相對來說歷史和文化就不是那麼豐富,但值得一遊的是位在海邊的聚落Jamestown,相當程度地保留了都市化以前的風貌,和Cape Coast有些類似。

阿克拉市區最老的區域Jamestown,海邊的燈塔

阿克拉市區最老的區域Jamestown,聚落一角

阿克拉市區仍然可以見到英國殖民時期留下的建築

嶄新的國家門面阿克拉機場,國際(第三)航廈兩年前才剛完工

(四)後記

如果問我這次去西非最大的收穫是什麼,我會說,是讓我能以最真實、直接的方式,去認識這一塊大多數人都不太熟悉的土地,並且在旅行過程中慢慢了解當地歷史的複雜面貌。

舉例來說,由於過去在課本上讀到非洲在19世紀被歐洲強權蠶食鯨吞的歷史,讓人很容易以為非洲(尤其西非)一直都是相對落後、弱勢的地方,殊不知這很可能是活在20、21世紀的我們,從當代的現況去推論過去的結果。真實的歷史是,非洲過去幾個世紀裡一直都有強盛的帝國存在,像是迦納的阿散蒂(Ashanti)、貝南的達荷美(Dahomey)等等,而且這些西非帝國都具有和歐洲強權對抗、談判的實力;然而,也正是因為這些強盛的非洲帝國,不斷將本地的弱勢族群作為奴隸販賣給歐洲強權,才和白人一起造成了奴隸買賣的盛行。如果不是因為這趟旅行,我可能不會了解這段歷史的複雜性。

同樣的,這趟旅行也改變了我對於「貧窮」的認知。貝南和多哥這兩個國家,是我目前旅行過的所有國家中人均GDP最低的;然而,貧窮在這裡展現的方式,並不是像20年前的公益廣告裡營養不良的孩童那樣(事實上,我在這裡碰到的多數人健康狀況都不錯,而且很高比例的人都擁有手機)。在今天的西非,貧窮主要展現在非正式經濟活動的盛行上——像是路邊兜售物品、幫忙叫車、黑市交易等,資源的缺乏使得許多人必須以這些方式掙得微薄的工資。這些現象雖然在其他發展中國家也能見到,西非的規模和盛行程度,卻是我旅行多國以來第一次遇見。

如同開頭所述,西非並不是容易旅行的地方,嚮往知名景點或絕世美景的人來這裡可能會覺得非常挫折;然而,正是因為這裡觀光客少、景點也少,使得我不得不放慢腳步,將自己關注的焦點從「景點」變成「當地生活的真實面貌」,跟著當地人的步調,用心去感受、聆聽屬於這塊土地的韻律與節奏。



與我們一起成長

 Facebook |  Instagram (旅行熱炒店) |  Instagram (終身旅人) |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