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歐亞大旅行

What was (and still is) going on in Xinjiang, China? — from a backpacker’s perspective

2019/08/18
Imagine a place like this: it has unparalleled natural beauty, many splendid snow-capped peaks above 7,000m, breathtaking view of alpine lakes, valleys and desserts, as well as people of great hospitality. But meanwhile, you’re overwhelmingly surveilled by an authoritarian government. You see police around every street corner, and security check (with walk-through metal detector) is necessary when entering a store, a hotel or any public space...

Road to the Sky: Pamir Highway, Kyrgyzstan

2019/08/15
The most adventurous part of my grand trip in 2018: from Bishkek, the capital of Kyrgyzstan to Kashgar, a major city in China’s Xinjiang (so-called) Autonomous Region. While it should take only an hour to fly, I chose a much more strenuous way: moving over the Pamir Mountains, where the average elevation is well above 10,000ft, by some unusual ways: cargo van, martshrutka, hitchhiking, and shared taxi.

How it felt like to spend 52 hours on a train, Siberia, Russia

2019/08/09
Last June (2018), I took the Trans-Siberian Railway from Zabaykalsk in the Far East all the way to St Petersburg via Lake Baikal, Ekaterinburg, Kazan and Moscow. Since it’s a week-long train ride, most travelers would divide it into several segments, so did I. Nevertheless, there was still an extremely long train ride from Irkutsk (gateway to Lake Baikal) and Ekaterinburg, which took 52 hours (3 nights and 2 days). This is the longest continuous train ride in my life...

2018年5月,我的「新疆經驗」

2018/11/04
新疆可以說是我的42天大旅行裡故事最多的地方。幾度試圖開始寫自己在那裡的經歷,卻也好幾次不知道如何下筆,或許是因為最近西方媒體實在太「關注」這個地方,每讀完一篇網路文章就迫使我重新思考應該要如何呈現自己的經歷。想來想去,最後覺得最好的還是回到出發時的心境吧,很誠實地把自己看到、聽到的一切寫出來;至於新疆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有沒有所謂的人權問題,就交給各位自己判斷。

沿著一帶一路,從帕米爾高原走進中國新疆

2018/10/08
帕米爾高原,一個台灣人地理課本上一定會讀到的名詞,歷史課本上通常叫蔥嶺,是從南疆往西必定會通過的一道天險,張騫通西域(西元前12 9年)、玄奘西行取經(西元628年)時都逃不掉。千餘年後的2018年5月19日,剛在人間仙境頌湖當了三天偽遊牧民族的我,馬不停蹄的踏上了這段驚險萬分的旅程,只是方向正好和張騫與玄奘相反——從來沒有去過中國新疆的我,要從更西邊進入中國最西的城市,新疆喀什。

離天空很近的湖:吉爾吉斯頌湖

2018/09/29
頌湖(Song Kol)是吉爾吉斯第二大湖,位在海拔超過3,000公尺的山中,周遭沒有任何固定村落,也沒有現代化公路可以到達,只能跟著當地的遊牧民族騎馬或坐車走泥土路前來。正是因為這裡交通如此不便,這裡更適合細細品味吉爾吉斯這個國家的傳統遊牧文化。

在帖木兒帝國首都撒馬爾罕遇見全世界

2018/09/16
5月12日傍晚,來到烏茲別克第三個城市撒馬爾罕的心情是雀躍的——比起前兩個,這裡更像座真正的大城市,雖然不像西方那樣現代化,其規模、機能與繁華程度都比較接近我對一座大城市的想像。想到前幾天搭了接近8個小時的無空調計程車、住了水準不佳的青年旅社,到了這裡終於可以暫時回歸大城市的生活,還能見到帖木兒帝國時代留存至今的輝煌建築,走出火車站時的腳步彷彿都輕盈了起來。

商業氣息濃厚的遺產城市:布哈拉

2018/09/03
同樣曾經是汗國的都城所在,布哈拉比希瓦更像是個城市,城牆已經不見,但繁華的程度就像任何一座現代城市。造訪之前看著網路論壇上的心得分享,布哈拉和撒馬爾罕各有其擁護者,但大多數人都說布哈拉比較有古城的感覺,比較能體驗世界文化遺產的氛圍;結果事實證明,我的感受和他們大相徑庭⋯⋯。

藍綠色瓷瓦的國度:希瓦

2018/09/02
希瓦,是位在烏茲別克境內、絲路上的一座古城,以前希瓦汗國(Khiva Khanate)的統治中心。這裡一直到了20世紀初都還是由可汗統治,直到1920年才被共產勢力推翻,距今不過100年。因此宮殿、經學院、清真寺、城牆與民居保存狀態都不錯,走在期間彷彿還能感受到一個世紀前汗國的風華。

規劃一趟42天的自助背包旅行

2018/07/18
2018年5月,我趁著兩份工作之間的空檔,用42天的時間從烏茲別克出發,沿著古絲路穿越吉爾吉斯、中國新疆,再從內蒙古進入西伯利亞,搭乘鐵路跨越俄羅斯,最後結束於芬蘭赫爾辛基。回來之後最常被問到的就是「怎麼會想要去這些地方」以及「你是怎麼規劃的」。因此,作為分享這次旅行系列文的第一篇,就來談談自己是怎樣從純粹「想去」開始,慢慢把整個42天行程規劃出來。

藍眼睛界的霸主:貝加爾湖

2018/06/09
如果所有湖泊都能被稱為地圖上的藍眼睛,那麼貝加爾湖毫無疑問是藍眼睛界的霸主。這個湖看起來其實很平凡,拍不出太多令人印象深刻的照片,但它是全世界最深的湖泊,蘊藏了全世界1/5以上的淡水量;除此之外也是現存最老的湖泊,湖底的沉積物可以追溯到3000萬年前。光是這兩點,全球便無人能出其右。

用世界盃FAN ID從中國滿洲里陸路入境俄羅斯後貝加爾(Zabaikalsk)

2018/06/08
2018年6月,我在一趟從中亞到新疆到內蒙古再穿越俄羅斯的大旅行途中,從中國滿洲里陸路入境俄羅斯後貝加爾。俄羅斯簽證向來是出了名的難辦,但2018年世界盃期間可以憑觀賽的FAN ID免簽入境,可用的第一天是6/4,因此我兩個月前就買好了世界盃的票並且申請了FAN ID,6/3便來到滿洲里,準備隔天中午開始搭車入境俄羅斯,銜接20:14(GMT+9)從後貝加爾發的火車。本文分享我以FAN ID入境俄羅斯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