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加索三國八日遊記 (2) 比遙遠更遙遠的所在:喬治亞Svaneti地區

前情提要:高加索三國八日遊記 (1) 喬治亞第比利斯、Mtskheta

喬治亞或許離歐洲不遠,在多數人心目中卻因為陌生而顯得遙遠;而這個遙遠的國家裡竟然還有著比遙遠更遙遠的所在,那就是西北方如同仙境般的淨土Svaneti,擁有未被玷污的地景,以及自己獨特的文化,由於地形崎嶇與世隔絕,幾千年的歷史於在地人的生活中相對完好的被保存下來。

如同台灣的橫貫公路:從Zugdidi經由Mestia上Ushguli的路程

我是從首都第比利斯(Tbilisi)出發,搭乘夜間的臥舖火車前往Svaneti的門戶城市Zugdidi,關於這段旅程可以參考我前一篇文章 高加索三國八日遊記 (1) 喬治亞第比利斯、Mtskheta)。

從Zugdidi上Svaneti主要城鎮Mestia的交通工具是馬舒卡,事前一再查詢前人經歷、確認搭車的時間和地點,到了現場才發現完全多慮了 — — 當地人對於觀光客會到哪一清二楚,一到Zugdidi、從站房右邊的階梯走下去,就有至少三輛車在那邊等著,並且清楚寫著Mestia,根本就不可能錯過,公定價一人20GEL,坐滿即開;為了拍照方便,我很厚臉皮的搶了駕駛旁的座位。

清晨的Zugdidi車站

一走下站前階梯,好幾輛前往Mestia的「馬舒卡」(Marshrekta)就在那邊等著 離開Zugdidi的前半個小時都是平路,可以見到清晨有點夢幻的純樸田園風光,然後便進入山區,地形與景觀都和台灣的橫貫公路很像,道路非常彎曲;大約出發1.5小時之後,所有車輛會在一個彎道旁的小聚落停車休息。只見駕駛和當地人坐了下來,不疾不徐的吃了半個多小時早餐,絲毫不顧我們這些想要趕快到達山上的旅客感受。

大概從Zugdidi出發三小時之後,道路逐漸離開溪流往高處爬去,也變得更加蜿蜒,繞啊繞的離山頂越來越近,開始可以見到路旁壯麗的雪峰;相較於不斷拍照的我,當地人似乎都司空見慣了因此十分冷靜。

清晨Zugdidi附近的景色

進入山裡之後,地勢開始變得險峻。

沿途村落裡都有當地人在路邊攔便車;便車和隨招隨停的巴士,在前蘇聯國家區別常常不太明顯

接近最高點時的山景

過了最高點後道路開始往前方的山谷緩緩下降,這個山谷不像一路上來的溪流那樣狹窄險惡,反而開闊豐沃的像是童話世界裡的國度,從這裡開始就正式進入Svaneti了!眼前開始出現大片牧場與動物,路旁民宅的樣貌仍然相當純樸。

Mestia是大多數乘客的下車處;由於在Zugdidi就已經告知駕駛我要從Mestia直接上Ushguli,他們在路上休息站就已經幫我拼好車,讓我和另外兩個中國女孩一起上去Ushguli,總計Zugdidi到Mestia是20GEL,從Mestia到Ushguli則是40GEL。

過了最高點後,道路開始下降

接近Mestia的風景

接近Mestia的風景

從Mestia到Ushguli要大約兩小時的車程,剛開始的一段是沿著Mestia南邊的山坡盤山而上,隨著海拔增高可以見到整個山谷壯闊豐饒的氣勢;接下來離開山谷之後,道路又回到河邊沿溪而上,這裡的風貌比起Mestia又更加純樸一些,路上會遇見不少當地牧民與動物,另外也有些遊客會用三天時間從Mestia走路到Ushguli;接近Ushguli的最後1/3路段沒有鋪面,車子在砂石路面上緩緩往山巔挺進;過了一段峽谷以及施工路段之後,眼前再次出現遼闊翠綠的草原,並且可以遠遠瞥見山間的石造建築,這番景象告訴我,期待已久的Ushguli到了!

前往Ushguli路上,司機停車讓我們拍照(但是左邊的高壓電塔毀了一切)

前往Ushguli路上經過的小村莊

後半段會經過一條稍微險峻的峽谷,路面也轉為單線碎石鋪面

整個Ushguli實際上是由五個分開的聚落組成,以Patara Enguri河上的橋為中心,散落在彼此可以對望的同座山谷裡面,其中開放住宿的客棧大多位於過橋之後往上的兩個聚落裡。我的住宿點Guesthouse Angelina位在較高的地方,司機也就開著車一路把我載到門口。

整趟從Zugdidi到Ushguli的行程大致上是:6:05火車到達Zugdidi,6:20馬舒卡從Zugdidi出發,10:00到達Mestia換車,10:20從Mestia出發,12:20到達Ushguli。整趟旅程無縫接軌,總花費是60GEL。

進入Ushguli看到的第一景

從Ushguli高速來回Shkhara冰河的行軍之旅

由於氣象預報顯示下午將會降雨,我在客棧入住完畢之後,決定馬上開拔前往來回16公里的Shkhara Glacier,啟程的時間是12:30,天氣非常晴朗,藍天白雲配上壯闊山勢讓人看了心情都會變好。從Guesthouse Angelina出發直接往高處走,經過左邊小山丘頂上的村內地標Lamaria聖喬治教堂,便離開了村落,沿著河谷往山裡走去。

這條路其實是一路沿著溪谷前進的車道,因此沿路非常平緩好走,僅有少部分路段會稍微高繞一點點;最大的挑戰反而是河床上碩大的卵石,以及路上好幾條需要跨越的小溪,穿著防水登山鞋是有必要的。

從Ushguli出發時的風景,道路往上游溪谷深處一路走去

走在開闊溪谷的卵石河床地上,有時還得跨過小溪,不穿登山鞋的話會有點困難

隨著溪谷越收越緊,離冰河也越來越近

路上碰到的其他旅人並不多

由於真的非常擔心下雨,尤其看到北邊山上雲層越來越密,因此整條路上我都盡可能用最高速前進,一路超越了所有碰到的遊客,最後只花了不到2小時就走到一處碎石坡旁、可以遠眺冰河的平台,這裡是大多數遊客的終點,再往前就沒什麼人煙。於此小憩了15分鐘,讓已然發痠的腳伸出來透透氣,吃了出發前顧不得完食的午餐麵包,養精蓄銳準備回程。

回程路上幾度碰到小雨,但整個天空仍然處於晴時多雲的狀態,因此天候和視線仍然是相當良好,照例高速前進,只有偶爾和路上的其他旅人搭幾句話;有一些遊客是搭四輪傳動的廂型車進來,路上偶爾可以見到這些車輛,很難想像這種卵石密佈甚至偶有殘雪的路上,車子究竟是怎麼開進來的。最後,我不到15:30就走完來回,順利回到住宿點,天氣仍然晴朗,看來是不用擔心下雨了。

接近冰河前的最後一段路,草木橫生

在冰河前的觀景台休息並準備回程

氣勢凜然的冰河本尊

相對陰沈的歸途

回到Ushguli的最後一段路

回望剛走出來的山路,那對帶著小孩爬山的夫婦實在太偉大了

在Ushguli村裡漫步

休息一陣子之後輕裝出發去逛村落,從山頂上的Lamaria教堂與修道院開始。遠方被雲遮蔽的喬治亞第一高峰Shkhara(5,193m)過去被村民視為神祇,後來則因為喬治亞基督教化而變成了馬利亞的化身,這座獻給馬利亞的教堂就蓋在村裡最高處的小丘上,從西元第10世紀開始,就一直如同燈塔般守護著眾人直到今天。和村裡多數建築一樣,都是使用當地的岩石搭建,外表看起來就像是回到10個世紀之前(雖然修道院的內部已經整修的非常現代化,教堂本身還是保留原來的風貌)。

教堂外表保留了維持千年的石造結構,並且擁有自己的碉樓,和附近的民居相似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教堂

內部採光不算太好,為神聖空間保留了該有的神秘感

位在Ushguli最高處、鎮守在Shkhara正前方的教堂全景

除了教堂之外,村裡的民族學博物館(更準確的說,其實就只是個放了些展示品的民居啦,還要5GEL入場費),以及另一端的Queen Tamari Castle是主要看點,尤其後者是旅遊書常用的拍照點;不過其實Ushguli最令人難忘的回憶不是景點,而是漫步在山谷與石造民居間,感受千餘年來沒有太大改變的樸實風貌。

我拜訪的那天似乎是當地學生學期的最後一天,因此當我傍晚來到Queen Tamari Castle,那裡已經聚集了十幾的當地的青少年,在那裡喝酒、烤肉、笑鬧,讓我這個觀光客的出現顯得格外突兀,因此我只有短暫拍照之後就離去,但夕陽下從這裡看到的全景還是讓我回味再三。

現場關於這個村子的資訊不多,想知道更多資訊的話推薦這篇文章:The village Ushguli & its beautiful church Lamaria

Ushguli民族學博物館

村內的碉樓

村內一景,背後可見林立的碉樓

Queen Tamari Castle剩下的碉樓

從Queen Tamari Castle望向村內

晚上由於住客太少,客棧就沒有提供晚餐,詢問之後來到附近的一家小餐館間商店,點了一碗湯(4GEL)和一種神似牛肉餡餅、名叫Kubdari的牛肉餡麵包(12GEL),光是這兩樣就已經讓人吃得很飽,但另外又買了一點小點心。這裡物價比山下貴了一些,但一餐也就是20GEL足以打發。

山裡夜間的溫度比較低,晚上還下了不小的雨,幸好客棧的房間裡都有暖爐,睡起來非常舒服。

晚上住宿的Angelina Guesthouse雖然不是村裡最新最好的客棧,卻非常乾淨舒服,主人夫婦不諳英文但非常友善,而且在各大訂房網站上就可以預訂,還可以事先發訊息確認(主人會很快回信),推薦給各位旅人。

晚餐的湯(左)和神似牛肉餡餅的Kubdari(右)

Angelina Guesthouse客房內景,附有暖氣,晚上睡起來非常舒服

下山路上的奇遇

隔天早晨先到村裡繞了一大圈,想多捕捉一些不同角度陽光下的景色,因此重新拜訪了景色不錯的Lamaria以及Queen Tamari Castle,大概早上八點回到客棧的客廳裡吃早餐。早餐主食是起司內餡的Khachapuri,搭配其他幾種麵包、果醬、煎蛋以及小黃瓜與番茄,整體看來相當壯觀,去過前蘇聯國家(尤其是中亞)旅遊的人對於這番景象應該不陌生。

前晚的住客除了我之外,只有另一位來自瑞士的女生安娜,我們搭上話是前一天傍晚在路上相遇,她問我是否知道隔天下山道路的交管時間,接著我們便開始聊了起來。我通常不是很喜歡花時間解釋自己來自台灣,但當我一提起台灣,安娜便馬上理解我講的是怎樣的地方;後來發現她去過不少國家旅遊,包括中國新疆,也會講一點點的中文,有了這些共通話題很自然的就聊了不少。

清早從村裡望向Lamaria,以及背後的雪山

從Queen Tamari Castle往下看,近處的聚落叫做Chajhashi

吃到一半才想起來要拍的早餐,擺滿整桌的菜色在前蘇聯國家很常見

在這頓早餐餐桌上,俄文流利、開朗活潑的安娜讓我和客棧主人稍微有了些交流。客棧主人夫婦雖然居住在這麼遙遠的山村裡,卻因為透過經營客棧結識了不少國家的人;安娜向他們解釋我來自台灣之後,他們還用心的在家裡的書上找到一些中文相關的資訊。透過安娜翻譯,我也聽到了他們小小的抱怨 — — 原來,前一天有一團來自中國大陸的旅客,或許是因為吃不慣當地食物,堅持要使用主人家的廚房煮泡麵,讓他們有點困擾;安娜笑了笑說,這就是他們的文化呀,中國遊客喜歡到處煮泡麵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身邊有懂俄文的旅人同行,好處還不僅止於此;安娜前一天因為道路施工交管、用雙腳走了一個多小時的路進村,因此這天早早就確認了交管時間並且先預訂好下山的車,我便決定和她同車下山。路上我們聊起了旅行經驗,赫然發現兩個人去過好幾個相同的國家,尤其是中亞那些;她去中亞的時間比我早個幾年,當時的中亞自助旅行難度比現在更高;此外我們也都去過中國新疆,她提到當地漢人和維吾爾族間的張力,讓長得有點像突厥人的她有點困擾。或許是因為有興趣的國家太像了,旅行的話讓我們兩人聊得相當暢快,不一會兒就從Ushguli下山回到了Mestia,9:45am出發,11:15am就到了,而且我們一人只付了35GEL。

路上繼續和動物搶道

下山往Mestia路上景象

許多旅人選擇用徒步、自行車甚至騎馬來往於Mestia與Ushguli之間

接近Mestia時景色非常壯觀的九彎十八拐

滂沱大雨中的Mestia

那天下午的計畫是在Mestia逛到下午四五點,然後找馬舒卡下山。Mestia最直得看的地方是歷史民族博物館(Museum of History and Ethnography),7GEL的票價,看到的是Svaneti地區數千年來累積的各種錢幣、飾品、教會書籍等,由於這裡沒經歷什麼戰亂,許多聚落也維持了千年以上,不少東西都是在教會或住家裡「出土」。下午下午由於山區下大雨,乾脆就待在有wifi、有插座又有沙發的博物館一樓大廳休息並且寫明信片;雖然下著雨,透過大廳一旁的大面窗戶,純粹的山野與村里林立的碉樓還是一覽無遺。

下山的路上仍然一路下雨,沒記得太多令人印象深刻的風景。馬舒卡的售票處就在市區中心點,16:00發車,票價20GEL。

位在Mestia的Svaneti歷史民族博物館

從博物館大廳望向村內的碉樓

從Mestia回Zugdidi路上的廢棄未完工建築,在此停車小憩

回到Zugdidi時間才19:00,距離22:15的發車時間還有三小時,於是走到市中心去寄明信片,順便感受一下觀光客不回看到的日常生活風景。走過車站附近的市集之後,來到市中心的綠廊,好些當地人在此漫步,兩旁則有好幾家漢堡店;沿著綠廊往南走,終點有著Zugdidi唯一的一家西式速食店麥當勞。我一向不喜歡在旅途中吃一些自己母國也有的連鎖食物,不過抱持著想「看看是否有喬治亞限定的餐點」我還是進去了;雖然看到菜單的結果令我失望,但這裡有冷氣又有wifi,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休憩勝地啊!於是就在那裡待到搭火車前。

Zugdidi的前蘇聯風格建築,經過彩繪之後變得比較沒那麼陰沈

Zugdidi市區景象

Zugdidi市中心的噴泉

Zugdidi的麥當勞

從Zugdidi前往第比利斯的回程火車和去程沒有太大不同,唯一要注意的是 — — 喬治亞的三等臥鋪(platzkart)雖然和所有前蘇聯國家規格相同,但這裡沒有提供任何寢具,只能拿自己毛巾和外套來當枕頭棉被(不像其他地方不論等級,都會發給你專屬的被單與枕套,還有提供床墊、枕頭與棉被)。

喬治亞的三天旅程,就在隔天早上的第比利斯畫上句點;下一篇,就要開始來跟各位分享從喬治亞陸路進入亞塞拜然的精彩旅程!

Zugdidi火車站大廳,施工中的同時仍然繼續開門賣票

在Zugdidi月台上準備登上臥舖火車

在Zugdidi月台上準備登上臥舖火車

回程的三等車廂(platkart),要注意的是不同於其他前蘇聯國家,這裡的三等臥鋪是沒有提供任何寢具的



與我們一起成長

 Facebook |  Instagram (旅行熱炒店) |  Instagram (終身旅人) |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