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加索三國八日遊記 (1) 喬治亞第比利斯、Mtskheta

大概一直到一兩年前,我對於高加索山還沒什麼概念,只知道在美國有時白人也被稱為「高加索人」(The Caucasians);後來開始迷上語言學,發現那裡是地表上語言與文化數一數二複雜的地方,同時又保持了數個擁有千以上年歷史的國族認同,這種既多元又獨特的性格吸引了我,於是在2017年拜訪波羅的海小國、2018年穿越中亞之後,2019年我又再次踏上了前蘇聯領土,打算用九天的時間拜訪高加索地區的三個國家,喬治亞、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

這篇文章以及後續系列文是我個人的遊記,同時文中會附上一些給自助旅行者參考的實用資訊。

關於簽證:我是台灣單一國籍,因此喬治亞與亞塞拜然兩國都必須使用中國旅行證入境,相關經驗請見:「中華人民共和國旅行證」使用經驗談(中國、喬治亞、亞塞拜然)

不完美的開始:波蘭華沙的轉機悲劇

從美國經歐洲前往高加索的路大致順利,我還利用在波蘭華沙轉機的12小時近市區逛了一大圈;沒想到就在興高采烈地來到登機門、準備踏上前往喬治亞首都第比利斯的飛機時,悲劇卻發生了。

「根據你手上的證件,我們不能讓你登機。」地勤人員看了我的中國旅行證、在系統裡查詢許久、又請示了上級,然後給了我這個答案,同時機門已經關上,機場人員也紛紛下班,只留下我和一位地勤小哥繼續在登機門口掙扎著。

問題是這樣的:雖然理論上台灣人可以持中國旅行證入境喬治亞,但這件事情航空公司的系統裡面沒有明文表示可行,因此照規定他們(波蘭航空)不能隨便放行,在報到的時候就應該確認這件事;但由於我在美國就已經拿到所有航段的登機證、跳過了波蘭航空的確認程序,才會發生一路走到登機門口卻發現無法登機的窘境。

在波蘭華沙前往第比利斯的登機門前因為證件問題被擋了下來 幸好最後我連絡上開票的美國聯合航空,他們願意無償幫我改到隔天的同一班波蘭航空班機;而波蘭航空也表示只要我到時早點報到,他們會直接打電話向第比利斯海關確認我的入境資格,然後便可以讓我登機。就這樣我被迫在波蘭多晃了整整一天,原本就很緊湊的九天行程被砍成了八天,但至少這樣旅行沒有因此而胎死腹中,感謝上帝。

建議:如果要走空路進入喬治亞或亞塞拜然,務必提早向航空公司確認可以登機,千萬不要像我因為到了登機門才發現而被迫多滯留24小時!

其他背包客棧上關於「台灣人持中國旅行證前往喬治亞與亞塞拜然」的相關網路討論:成功以美簽從土耳其邊界免簽進入喬治亞2017年8月喬治亞簽證及通關經驗分享喬治亞(格魯吉亞)已經明確不讓台灣人入境了!台灣旅行者入境亞塞拜然的權宜之計請問有人持中國旅行證成功落地簽亞塞拜然過嗎?

由於被迫在華沙滯留24小時,意外得以見到這個城市風味獨特的夜景

初見喬治亞首都第比利斯

5月20日清晨天才剛剛亮起來,我已經順利降落、入境並且坐在機場往市區的37號巴士上,車上沒有其他外來觀光客,只有一整車準備通勤到市區上班的當地人;進入市區時見到的街景是不令我陌生的「蘇聯風」 — — 大量建於70、80年代、不太有藝術氣息、已經開始有些斑駁的功能取向建築,某些角落的殘破景象讓人覺得回到30年前,這個城市給我的第一印象是十分落魄的;不過過去在前蘇聯國家旅遊的經驗告訴我,不要只看外表,前蘇聯很多城市硬體看起來老舊,內部卻是生命力十足。

從第比利斯機場到市區詳細攻略(2019年5月更新) https://www.travelwithpedro.com/how-to-go-from-tbilisi-airport-to-the-city-centre/

清晨降落第比利斯機場

第比利斯機場入境出口,有相當多的換錢所,匯率還不錯,可以在此換錢

蘇聯風的城市風景

第比利斯的車站廣場很適合作為旅行的中繼站,火車都在那裡停靠,附近市集、地鐵、換錢所一應俱全,車站櫃檯也容易找到會講英文的站務人員;在那裡買好了來回Zugdidi的火車票(原本已經在網路上訂好,但因為華沙被耽誤一天只好重買)以及當天的乾糧,然後便搭地鐵到Didube轉搭「馬舒卡」(Marshrutka,前蘇聯國家常見的共乘計程車/小型巴士)前往西北邊的聖地Mtskheta。

喬治亞的所有長途火車票都可以前兩週內直接在網路上訂票退票,非常方便。喬治亞鐵路官網(含信用卡網路訂票) http://www.railway.ge/

「馬舒卡」是我個人對Marshrutka這個俄文字進行的中文翻譯。這趟旅行中一段有趣的「馬舒卡」經驗 :高加索三國八日遊記 (4) 「葉爾溫,馬舒卡!」:從喬治亞到亞美尼亞(上)

第比利斯車站,主要入口位在第一層(二樓)的迴車道,大多數的馬舒卡則在第零層(一樓)候客

第比利斯地鐵,和多數前蘇聯城市雷同;不過別小看那70年代形式的驗票閘門,裡面可是有植入非接觸式讀卡機的

喬治亞的熱門朝聖地Mtskheta

Mtskheta最顯眼的地標是始建於西元第四世紀、現存建築擁有近千年歷史(1024AD-)的Svetitskhoveli教堂。喬治亞的國教是喬治亞正教,和俄羅斯正教、希臘正教等同屬東正教,然而建築卻獨樹一格 — — 既沒有拜占庭式拱頂的渾厚,也沒有俄羅斯式洋蔥頂的俏皮,反而像是一層又一層疊上去的婚禮蛋糕。教堂內保存了過去十幾個世紀不同時期留下的痕跡,本身儼然就是個建築史博物館。

與教堂一河之隔的對面山上,另一個顯眼的景點是Jvari修道院,完工年代比教堂更早(586–605AD),現在最高點的小教堂仍然運作中,而周圍建物大部分已經傾圮;但就是因為擋不住時間的洗禮,包夾在斷垣殘壁間的古老教堂反而有種獨特的美感。前往Jvari不難,Svetitskhoveli前隨時都有無數計程車司機問你要不要去,開價一車20GEL,我殺價到15GEL成交。

從第比利斯到Mtskheta的詳細攻略(與我2019年5月拜訪時所見相同,推薦參考) https://www.lostwithpurpose.com/the-cheapest-way-to-go-from-tbilisi-to-mtskheta-and-jvari/

看似老舊實則活力充沛的城市,第比利斯

回到第比利斯,中午氣溫不算太高,但陽光卻相當毒辣,索性在地鐵站的座椅上小睡了一陣子,然後繼續觀光客行程。

我在第比利斯市區的大致路線,其中虛線部分為纜車

從Avlabari往山上走,來到才建好10幾年(2004AD-,這在隨便一棟教堂都動輒千年歷史的喬治亞真的是個異數)、現為喬治亞最大的聖三一教堂(St. Trinity Cathedral),同樣有著婚禮蛋糕般層層疊上的結構;接下來往Mtkvari河的方向走,會經過如同侍衛般守護著第比利斯咽喉的Meteki Church of the Assumption,一旁河濱地上則可以見到第比利斯的21世紀地景 — — 富有後現代色彩的Rike公園、Rike音樂廳,以及跨越Mtkvari河的和平橋(Bridge of Peace),還可以遙望後方山坡上的總統宮殿(Presidential Palace)。這副景象再次印證了前面所說乍看之下老舊、實則活力十足的前蘇聯城市風景,在喬治亞這個相對開放的前蘇聯國家更是明顯。

這個城市敢於創新的證據之一,是他們建造了一座從老城區上方凌空而過的纜車,將遊客從Rike公園直接送到山頂,並且一路飽覽新舊市區風景。纜車和地鐵一樣使用電子票證,票價是相當便宜的一趟2.5GEL。山頂的景點有Kartlis Deda雕像、植物園、Narikala Fortress等,很適合先搭纜車上山,再沿著步道一路經過景點逛下山。

St Trinity Cathedral

Church of the Assumption

Bridge of Peace、造型前衛的Rike音樂廳,以及後方山上的總統宮殿

纜車上見到的老城區風景

山頂上守護著第比利斯的Narikala Fortress

回到老城區,整個人已經汗流浹背,想到晚上還要搭夜車,不找個地方沖澡不行,於是便打定主意要去試試看山腳下的硫磺浴(Sulfur Bath)。那裡以橄欖形的圓頂為標記,有好幾間澡堂,大多是半地下的建築,附近硫磺味相當濃厚;隨意選了一間「五號澡堂」(№5 Bath House)進去,入場每個人5GEL,如果需要用毛巾則另外收錢;老實說在攝氏30度的高溫裡上澡堂真的需要過人的意志力,不過澡堂裡的老人們似乎都習以為常,不像我在裡面待個10分鐘就受不了。

這裡泡澡的方式和日式澡堂很像,是全身脫光、入池前要先清洗,也沒有冷水池的設計。

圓頂結構的下方就是硫磺浴澡堂

溫泉區旁的清真寺說明了喬治亞這個國家文化多元的程度

泡完澡後全身舒爽的在第比利斯老城晃了一圈,感受東西文化交融的感覺 — — 既有歐洲小城的優雅,又有突厥國家常見的樓台,許多不同的建築元素在此毫無違和的融合成一體。這裡的觀光形式倒是和歐洲其他地方很像 — — 老城裡大多是做觀光客生意的店家,許多餐廳直接把桌椅擺在街道上讓人在戶外愜意吃喝,還有不少旅行業者到處招攬生意 — — 不過這裡很值得稱許的是,只要稍微拒絕這些業者就會很禮貌的退下,不像摩洛哥觀光區那死纏爛打。

老城區另一個有趣的現象是,許多教堂外面看起來都有幾百年歷史,但裡面幾乎都多少更新過,許多牆面和地板都使用近代才出現的建材,對於古蹟有美好想像或者強烈道德感的人到這個可能會有點失望;但從另外一個角度想,這不也是另一延續建築物生命的好方法嗎?

晚上來到GoogleMaps上評價不錯的喬治亞傳統美食連鎖餐廳Samikitno,是個CP值相當高的選擇,不到美金5元就可以吃很飽。點了外表神似小籠包的喬治亞餃子Khinkali(其實味道和口感很不一樣),以及一份就足以填飽肚子的傳統麵包Khachapuri。

關於喬治亞的傳統食物,推薦閱讀這篇文章:Georgian Cuisine: a visual guide

前方的烤餅是Khachapuri,後方像小籠包的則是Khinkali;圖中的份量超過男生的一餐有餘!

餐廳門口的自由廣場(Liberty Square)以及中央的聖喬治雕像

吃飽喝足之後,繼續回到老城裡感受夜間的氛圍,並且買了寄給朋友的明信片;大約晚上八點半搭地鐵回到火車站,準備搭21:45的夜車前往通向Svaneti的門戶,Zugdidi。

第比利斯車站是座構造不太尋常的建築,地面層(第0層)是有點破敗的公車站,第一層是真正的車站兼商場入口,第二層有門可以直接通往第一月台,然後第三層才是售票口所在,並且可以直接通往與第三層等高的後站出口;等車期間就可以注意到這班往Zugdidi的車上外國觀光客非常多,而且目的地都是Zugdidi,而且幾乎集中於二等車廂。上車之後試著和同包廂不會講英文的韓國情侶搭話失敗,後來又和隔壁包廂的中國大姐交談了一陣子,之後便在規律的鐵軌聲響與輕微搖晃中沉沉睡去⋯⋯(但因為時差,實際上只睡了兩三個小時)。

接下來的兩天,我會拜訪以文化獨特、景色純樸聞名的喬治亞西北邊山區Svaneti,敬請點此閱讀下篇遊記!!



與我們一起成長

 Facebook |  Instagram (旅行熱炒店) |  Instagram (終身旅人) |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