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ROC和PRC並存的地方:紀錄2017年10月的波士頓華埠

十月,對於美國的華埠(中國城)來說是相當忙碌的一個月,因為這裡的人要慶祝所謂的「國慶」,而且不只是一個,而是兩個相隔九天、不知道究竟是屬於一個還是兩個不同國家的「國慶節」。而我,其實也就只是個常常在華埠出入的局外人,完全沒有參與過僑界的活動,只不過每年這樣看著十月一次又一次的來到,覺得應該要記錄一下自己的觀察,於是刻意在今年的10月11日,下班之後掛著單眼相機,把自己當成一個觀光客,稍微記錄自己所看到的華埠。

美國的華埠似乎都不得不面對一個有點尷尬的問題,如果要掛一面可以代表華人的旗幟,那應該要掛中華民國(ROC)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PRC)的國旗呢?這是一個我從來美國第一年就很喜歡觀察的現象。也是因為這樣,每當我到不同的美國城市去旅行,華埠都是必訪的景點之一。我喜歡比較每個城市的華埠之間各種類似和不同的地方,包含他們都掛誰的旗幟。

(順帶一提,在美國旅行,要到達所有城市的華埠並不困難,因為所有大城市都有至少一個位在市中心、稍有歷史的華埠。這個「社會經濟地位較低的移民常常聚集在市中心附近」的現象其實到處可見,就像近年的台灣,台北、桃園、中壢這幾個車站成為外籍移工的集散地一樣。)

波士頓的華埠也是如此,距離南火車站(South Station)以及我工作的堡壘點(Fort Point)地區都不遠,步行幾分鐘就可以到達。

傳統上美國華埠大多是懸掛ROC的旗幟,一直到近年才開始有PRC的旗幟出現,波士頓也不例外。我個人認為大概有以下幾個原因:

  1. 華埠早期移民以廣東籍為大宗,而ROC旗幟最容易連結到的人物孫文,就是個廣東人。

  2. ROC從清末革命時期就和美國僑界有很深的連結,這個傳統一直延續,一直到現在很多華埠裡面還是有中國國民黨(對,就是那個黨證很威的KMT)的服務處。

  3. 二次大戰之後到1980年代之間,在社會經濟地位上佔優勢的華人移民幾乎都是台灣或香港籍,PRC籍的人數不多。

  4. ROC是美國在冷戰時期的盟友,在美國的華人選擇認同ROC似乎比較合情合理。

美國華埠一直到近年,對ROC友善的程度都讓我驚訝。印象最深刻的是2015年7月,擔任ROC總統的馬英九以時任領導人的身份過境波士頓。當時他在台灣已經被罵到臭頭,甚至之前台灣學運發生時還有波士頓的學生跑到哈佛大學,要求「退回貴校畢業生馬英九」,但華埠對於他的歡迎是前所未有的規格,不只掛滿的ROC的旗幟,主街上還掛上的巨大的紅色布條,寫著「歡迎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這種待遇在當時的台灣是完全不可能,但卻在波士頓的華埠出現了。

(圖片取自http://hk.crntt.com/crn-webapp/touch/detail.jsp?coluid=92&kindid=0&docid=103840384)

在華埠裡,國旗通常會以兩種形式出現,一種是掛在入口牌坊、某式宗親會、某某公所等重要單位的建築上,通常會是比較大面、正常的國旗尺寸;另外一種則是街道兩旁、以類似萬國旗的形式纏在路燈上、面積較小的,通常是美國國旗和ROC或PRC其中一個交錯排列。

過去幾年的波士頓華埠,似乎很巧妙地以入口的「天下為公」牌坊為界,裡面全部都是懸掛ROC的旗幟,PRC的旗幟則分布在牌坊以外、Greenway沿線以及對街的囍臨門大酒樓,看起來頗有一種楚河漢界各自為政的味道。但這件事情似乎也開始慢慢改變了。

2017年的華埠,牌坊、宗親會、公所上面掛的仍然是星條旗與青天白日滿地紅(ROC)兩者,但街道兩旁的萬國旗開始出現「兩個中國」的現象。也就是說,原本只會掛一條USA+ROC的組合,現在變成了兩條,一條仍然是USA+ROC,另一條則是USA+PRC。有趣的是這兩者緊接著彼此,甚至在某些地方是交纏在一起的。或許這是一種前幾年PRC領導人喜歡掛在嘴邊的「兩岸血濃於水」精神的具體展現吧。

我走到一家常吃的燒臘店,幾分鐘內再次感受了華埠的常態:排在我前面的女士似乎是個常客,和切燒臘的師傅以及櫃檯的小姐用我聽不懂的廣東話寒暄交談;接著,一個像是第一次來的非裔男子不知道如何點餐,和櫃檯小姐兩個人正努力的用英文嘗試溝通,最後發現原來他根本就是已經網路預約好只是過來取餐的,師傅只好把他現場因為溝通不順而意外加點的那一份也附上;到了我,用母語普通話跟他們說我要雙拼,燒鴨和鹽焗雞,就像在台灣的燒臘店一樣,沒有任何意外。

華埠外面有兩個有趣的小角落,一個位在牌坊左邊的地下隧道通風口旁,總是充滿著聚在一起下棋的老人;另一個則要走到通風口的另外一邊,有座相當不起眼的天安門事件紀念碑。之前劉曉波病逝的時候,這裡被擺上了不少花束。在PRC目前還不太喜歡談天安門的情況下,這個紀念碑的存在,多少也說明了為何ROC今天在這裡仍然有立足之地吧。

ROC是一面我們從小就熟悉的旗幟,但總是要長大了之後才知道它背後牽扯的歷史有多麼複雜,還有不同人對這面旗幟的理解差異有多大。

對於PRC來說,這面旗幟代表著一個「不能說的秘密」,這個秘密就是對他們來說ROC就像唐宋元明清一樣,是一段已經過去的歷史,但是這段表面上已經是過去式的歷史,暗地裡又必須要是現在進行式,不然PRC就無法找到和台灣的任何連結。而對於現在的台灣人來說,這面旗幟則代表著一個「最大公約數」,在內部還沒有共識、也還沒有找到共同的未來的時候,只好把歷史偶然導致的現狀當成一個暫時性的共識,不管認同ROC或台灣、兩者皆是或兩者皆非,至少先有一個大家暫時都可以接受的東西當成溝通和前進的基礎。

那麼,對於美國華埠來說,在2017年,當全世界都認為中國就是PRC的時候,繼續掛ROC旗又是什麼意義呢?

或許就只是在PRC之外,找到可以代表「華人」的另外一種認同符號吧。

所謂的華人,或者英文裡所說的Chinese,一定要用PRC政府規定的旗幟來代表嗎?這無關對於PRC政權是否支持,存粹只是針對「什麼旗幟或符號可以代表這一群人」。在這裡我看到了多種可能性,而且這些可能性在2017年的波士頓,可以毫不衝突的同時展現在華埠裡面。



與我們一起成長

 Facebook |  Instagram (旅行熱炒店) |  Instagram (終身旅人) |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