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85 真 · 屏東小當家!從海港、客庄、部落、原鄉到半島,飲食人類學家帶你吃爆國境之南! ft. 福熊

塞在由屏東前往墾丁、台東的公路上動彈不得,相信是許多台灣人逢年過節的共同回憶,這時候出動地方美食救援就很重要了!然而,屏東除了眾所皆知的萬巒豬腳、潮州冷熱冰之外,還有哪些充滿故事的在地美食,是值得我們去細細品味挖掘的呢?

這集由長期研究在地美食的「飲食人類學家」福熊,帶領我們超越「屏東X大必吃美食懶人包」的框架,從海港、客庄、部落、原鄉一路吃到半島;並且從社會文化、自然環境、歷史脈絡等角度出發,用食物重新建構你對屏東、甚至是整個台灣文化的認識!

飯湯究竟是像廣東粥、台南鹹粥還是茶泡飯?湯圓不但可以吃鹹的還可以包肉餡?馬卡道族如何用食材巧妙復刻老祖宗流傳下來的創世傳說?綠豆蒜裡明明就沒有大蒜,那名稱裡的「蒜」究竟是啥?這集不但會為各位一一解答,還會深入淺出的說明客家六堆、鳳山八社等大家聽過卻未必了解的概念!

現在就跟著我們一起前進屏東,來一場融合史地人文的頂尖料理對決吧!聽完這集,保證讓您從此擺脫「出去玩不知道要吃啥」的黑暗料理界詛咒,對美食的來龍去脈如數家珍,成為能讓料理發光的「特級廚師」與「屏東小當家」!!


來賓簡介

福熊

飲食人類學研究者

福熊,目前為一枚南台灣偏鄉教育工作者,專長繪畫,曾夢想作品可以名留美術史,現在的興趣是到處吃吃喝喝,當個非典型的飲食人類學研究者。期待吃出窈窕,吃出健康,吃出惜物,吃出創意,吃出生命故事,吃出族群脈絡,吃出在地特色,吃出環境友善,吃出愛與真實,吃出世界和平!

微笑臺灣專欄「最屏食」

Home Run Taiwan專欄「福熊食刻」

本集重點

  • (00:01:40) 屏東人與偽屏東人相見歡,本集內容簡介
  • (00:06:28) 東港飯湯,究竟是像廣東粥、台南鹹粥還是茶泡飯?
  • (00:11:24) 飯湯,其實有特定的使用時機?還有內陸型與沿海型的差異?
  • (00:15:28) 客家六堆,到底是哪六堆?和客家歷史有什麼關係?
  • (00:18:55) 南部客家才有的料理!花生豆腐有花生嗎?湯圓可以吃鹹的而且還可以包肉餡?
  • (00:23:20) 神似粉漿蛋餅的客家地方料理:瓜粄
  • (00:29:14) 萬巒新厝加匏朗部落的夜祭與仙蛋,馬卡道創世傳說的衍生產物
  • (00:35:27) 萬巒赤山的隱藏版馬卡道限定料理:烏搓巧
  • (00:41:51) 185縣道沿山公路,從三地門一路到牡丹滿州的原鄉味:吉拿富(cinavu)、阿粺(abai),與部落創新料理推薦
  • (00:48:12) 車城綠豆蒜,究竟為什麼會被稱為「蒜」?在潮汕與新加坡還有失散兄弟?
  • (00:54:14) 誰規定包粽子一定要用竹葉?恆春半島常年可以吃到的月桃粽
  • (00:57:04) 最後,關於旅行,來自屏東在地人的誠摯建議

補充資料

1. 東港飯湯(pn̄g-thng)三部曲

飯湯是不是屏東特有種?鹹粥、廣東粥、日式茶泡飯,到底誰跟飯湯比較接近?一次大解密

美食飯湯也有地方經濟學?屬於巷口、廟會、家庭的千百種料理法

屏東飯湯懶人包出爐!沿海型與內陸型是光譜的兩端,每個區域特色都得以展現

2. 六堆客家料理

  • 花生豆腐
  • 包餡鹹湯圓
  • 瓜粄

客家飲食戰南北!那些專屬南客的獨特風味

3. 赤山/新厝馬卡道平埔族料理

  • 萬巒鄉加匏朗部落平埔族夜祭 - 仙蛋
  • 萬巒鄉赤山社區 - 烏搓巧(oo-so-khiau)

4. 沿山公路上的原鄉美食

  • 在「後台」的原民家庭料理 - 真的山豬、山羌肉、飛鼠腸之類的
  • 給觀光客吃的風味餐 - 吉拿富(cinavu)、阿粺(abai)
  • 運用原住民傳統食材的現代融合料理 - AKAME&luluwan(禮納里)、野地食房(三地門鄉大社村)、小農餐桌(瑪家鄉三和村)、春日廚房(春日鄉)、樹下餐桌(獅子鄉)

部落粽參戰!沒嘗過排灣族美食cinavu?有葷有素有甜有鹹,快到屏東吃起來

被燒烤耽誤的甜點師:在屏東山裡的餐廳AKAME,從盤式甜點感受季節與玩心

疫情下屏東地方團隊的求生之道,組社團賣部落麵包、古早味菜封,暢飲恆春精釀啤酒,怎麼做出獨特?

部落美食搖搖飯:排灣與魯凱族人的鄉愁,解析與黑甜仔粥、西式燉飯的差異

5. 恆春半島——車城綠豆蒜(li̍k-tāu-suàn)、恆春月桃粽

綠豆蒜在華文世界中的變體:

  • 中國潮廣綠豆爽(加清心丸)
  • 新馬豆爽(加油條)
  • 台灣車城恆春綠豆蒜(加桂圓)

關於節目內容的補充說明

節目中在討論平埔族的時候,Jerome提到關於族群識別的問題,舉了排灣與魯凱的例子,目的並非質疑目前的族群劃分,僅是說明該議題的有趣之處。日治時代曾經有一段時間排灣、魯凱與卑南合併為一族,但後來又再度被視為不同的族群。